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392章 买命财

第392章 买命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砰砰砰!
  
  第二天天刚亮没多久,坐在土房子屋顶上,对着初升朝阳吐纳蓬勃生命精气的晋安,就被一阵急促敲门声打断了修炼。
  
  他刚开门。
  
  就看到克热木大叔着急抓起他的手掌,脸色难看的慌慌张张往外头跑。
  
  “克热木大叔怎么了?”
  
  晋安没有反抗,任凭克热木大叔抓着他手腕,跟着克热木大叔往外走。
  
  “晋安道长,死,死人了,卡玛死了,卡玛死了……”克热木大叔说着说着就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
  
  现在大街上虽然没多少人,大家几乎都还在睡梦中没起床,可街上依旧还是有一些人的,大家看着两个大老爷们当众手牵手哭哭啼啼,纷纷投注过来好奇目光。
  
  如果把其中一人性别改成女,那就是活脱脱一幕男人把女人始乱终弃后,女人哭哭啼啼找上门来讨要说法。
  
  晋安暂功夫理会外界的目光,当听到死人时,他目光一沉:“卡玛是克热木大叔你商队里的人吗?”
  
  “他怎么死的?”
  
  因为一家客栈住不下这么多人,所以三支商队是分开三家客栈住的,两人一边赶路,一边聊。
  
  克热木大叔眼眶红通通的说道:“卡玛是我商队里的一个十六岁小伙子,今年他才第一次跟我做生意,就死在了沙漠里,这次我回去该怎么向他的阿帕阿塔交代。”
  
  阿帕阿塔是母亲、父亲的意思。
  
  “他怎么死的我也不清楚,尸体是同住一个大通铺的另外几人发现的,一大早就被人发现吊死在房子里,人死后全身发黑发青,舌头吐出老长,眼珠子瞪得很大,那几个人跟卡玛住了一晚的人现在都吓得不轻。”
  
  “卡玛绝对不会是自己上吊自杀的,因为他是一个很喜欢说话,性格开朗的人,根本就没有道理寻死。”
  
  “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赚了大钱,回去孝敬阿帕阿塔,所以就更加不可能有自杀寻短见的可能。”
  
  “晋安道长你一定要帮卡玛寻找真凶,卡玛一定是被人杀死,吊死在房子里的,卡玛第一次跟着我就死在沙漠里,如果不能抓到真凶我实在没脸回家乡见卡玛的家长。”克热木大叔越说越伤心难过。
  
  “我已经命其他人把同住一个房子的几人都给控制住了,如果嫌弃最大应该就是同住一个房子的人了,但是我从没听说他们之间有闹过什么矛盾或不愉快。”
  
  当来到克热木大叔住的客栈时,那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聚集了许多人,都是听到这里死人了,围聚过来的月羌国百姓和附近其他商团,客栈老板满头大汗的站在门口堵住有好事者闯进客栈看热闹。
  
  二人赶到时,月羌国士兵还没到,客栈老板一看到克热木带了个道士回来,就像沙漠里快要渴死的人抓住骆驼,慌慌张张放两人进去。
  
  晋安很快见到了卡玛尸体。
  
  卡玛死相很惨,克热木大叔在路上的形容词算是很温柔了,舌头吐出口腔外足足半尺长。
  
  世上舌头最长的人,也只能吐出三寸左右。
  
  卡玛缢死后却吐出半尺长,恐怖挂在胸前。
  
  那暴突的双眼,布满了红血丝,像是再多吊一会,眼珠子就会挤压爆掉一样。
  
  卡玛的尸体依旧保持上吊姿势,没人敢去碰,而他那对快要挤爆掉的眼珠子直勾勾看着大通铺方向。
  
  难怪克热木大叔会说跟卡玛睡一个房子的人吓崩溃了,谁大清早一醒来发现屋子里吊死一个人,吐着长长舌头,还两眼暴突的直勾勾盯着床上自己,都要吓疯掉。
  
  晋安伸出手掌,触碰了下卡玛脚尖朝地的小腿,身体已经出现部分尸僵,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子时前后。
  
  他皱了下眉头。
  
  尸体上没有阴气。
  
  卡玛的死状很惨,看着像是中了邪被邪祟杀死的。
  
  但是尸体上没有阴气。
  
  应该是天亮有阳光照进房子里,那些天地污秽阴气都被太阳精火灼烧了个一干二净。
  
  晋安让人找来梯子,先取下尸体,让死者死尔瞑目再说。
  
  但是大家你推我我推你,磨磨蹭蹭的,没人愿意走进房子里,就更别说接近卡玛尸体,取下卡玛尸体了。
  
  最后还是克热木大叔向客栈借来梯子,他亲自扶着梯子,晋安亲自爬上梯子取下上吊的人。
  
  爬上梯子在取尸体时,晋安特地留意了下房梁,老道士曾对他说起过,人活着的时候留下声名,人死也会留下名,一根房梁上吊死过后就成了死人梁。
  
  要想判定一根房梁上吊死过多少人,可以检查房梁上有几道黑印。
  
  这就好比跟人中煞一个道理。
  
  人中了煞气后在眼白上出现一道黑印子,证明此人中了邪。房梁也同样道理,上吊死过人的房梁会留下一道黑印。不管是人中邪后的眼白黑印还是死人梁黑印,其实都是怨气附身的一种体现。
  
  而一根死人梁吊死的人越多,这怨气黑印的数量就越多,一道黑印代表吊死过一个人。
  
  而且怨气越重黑印也越深。
  
  但是眼前这根房梁,只有一道黑影,说明只吊死过一个人,这个人应该就是卡玛了。
  
  “不是凶宅杀人吗……”
  
  “难道真是人为?”
  
  这里只吊死过一个人,这就排除掉了这间房子或这家客栈是凶宅的可能性。
  
  “晋,晋安道长,你刚才在说什么?”克热木大叔在底下扶着梯子紧张问道。
  
  死人的僵硬垂直脚尖一直在他眼前悬着不动,他强迫自己不去看死人脚尖,只能一直努力抬头看向梯子上的晋安。
  
  “没什么。”晋安摇摇头,接下来取尸体的过程很顺利。
  
  当忙完这一切后,他走向另一间屋子去见昨晚跟卡玛睡一个屋子的人。
  
  这些人共有十人。
  
  如果加上卡玛。
  
  那就是一个大通铺挤了十一人。
  
  只不过,这些人都被吓惨了,面色苍白,目光反应迟钝,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还好只是受到惊吓后还没有缓过神来,并没有吓丢魂,不然他还得要尝试喊魂,帮他们凑齐三魂七魄才能问话。
  
  应该是十几个挤在一个大通铺上,阳气足,所以除了受到惊吓外并没有吓丢了魂。
  
  可即便如此,这几人没个一天两天别想缓过神来,为了尽快问出真相,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晋安拿出六丁六甲符一一温养十人的肉身和神魂后,这些人才终于冷静下来回答他的问话。
  
  四次敕封的六丁六甲符对于普通人而言,比从寺庙、道观里求来的什么开光法器都要好使,对于普通人说是神器都不为过,效果出奇的好。
  
  自从出事后,克热木大叔一路上都跟着晋安,没有离开半步,他全程看着晋安沉着冷静处理,连他那颗慌了神的心也不由自主平静下来。
  
  仿佛在晋安身上有种很特别的感染气质。
  
  他就如主心骨,只要他沉着冷静,也能影响到身边其他人跟他一样冷静下来。
  
  晋安道长果然是有大本事的人,这次请晋安道长果然是请对了,克热木大叔内心激动想到。
  
  “从头说起,从我们入月羌城开始说起,把昨天所有经过都详细述说一遍,越详细越好,不要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晋安坐在屋子里,沉声问道。
  
  接下来,屋子里的十人开始吞吞吐吐的慢慢说起来,偶尔有人帮忙补充些细节,虽然十人叙述稍显混乱,但晋安还是理清了思路,只是没有什么可疑线索。
  
  这些人昨天进城后就睡得很死,晚上被人叫醒后,也是草草吃几口后,就又回房子睡觉去了。
  
  在吃完晚饭重新回房子睡觉,卡玛都没有任何异常,那个时候的卡玛还活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