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360章 四面悬棺

第360章 四面悬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削剑带着老道士突然纵身跳下悬棺的一幕,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包括晋安也下意识伸手去拉削剑。
  
  不过,晋安冲到悬棺边,看到削剑跳下悬棺后抓住铁链,然后手臂使力,用力荡到悬棺底部,他凭借着双臂上远超常人的力量,抓住棺底两沿。
  
  在老道士的凄惨惊叫声中,削剑撒开一只手,手脚并用的踩着棺材用力一跃,人重新飞跃到悬棺上。
  
  此时的削剑面色如常,看不出什么异样。
  
  就是苦了老道士。
  
  在万丈深渊里连荡几个秋千,一张老脸吓得煞白,嘴唇都成紫色了。
  
  这一看就是灵魂比身体慢一拍,人上来了,灵魂还没追上来。
  
  见两人安全回来,晋安赶忙关心问:“徒儿,老道,你们没事回来太好了,好徒儿,你刚才可吓死师父了,你是不是有了什么发现?”
  
  晋安知道削剑不是那种冒冒失失的性格。
  
  其作为盗爷,肯定在这里发现了什么线索。
  
  削剑面色如常的回答:“师父,悬棺底下也同样有一张人面,这里的每口悬棺都是四面青铜棺。”
  
  “什么?”
  
  “四面棺材?”
  
  在场其余人都惊诧出声。
  
  他们努力举着手里的神性宝物,借助光芒去看头顶和四周悬棺,但坑洞岩壁会吸光,所照范围实在有限,稍微几步远的棺材变得模糊扭曲,就更别说隐藏在阴影下的棺底人脸了。
  
  于是,大家转而低头看向脚下的青铜悬棺。
  
  “小,小兄弟,老道我还活着吗?这里不是…阴曹地府吧?”直到这时,老道士吓丢的灵魂才终于追上身体,哭丧着张脸颤声说道。
  
  晋安被老道士逗乐,他见老道士还有些惊魂未定,也就没跟老道士开玩笑了,说大家都还活着,谁都没死。
  
  为了转移老道士注意力,他又把削剑的发现说了出来,打算集思广益。
  
  还惊魂未定的老道士,让削剑把他放下来,他想脚踏实地站一会,刚才连续几个空中荡秋千,把有恐高症的他吓不轻。
  
  他们脚下的悬棺,的确是三面都雕刻有一张男人面孔,那是三张长得一样的男人面孔,横眉怒目,威严肃穆,如祭祀青铜器上的天神模样,令人敬畏。
  
  有了削剑提醒后,大家这才发现,这悬棺人脸不仅是长得一模一样,就连位置、线条、尺寸都是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模具里刻出来。
  
  大到五官比例,小到棺材每一个细微花纹,四面都是出奇的一致。
  
  这个发现,顿时让本就紧张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这里有多少口悬棺,没人能数得清,假如这么多四面棺材全都是人脸、尺寸都一模一样,为什么我总觉得瘆人得慌,头皮发麻。这么多四面悬棺锁在这里,千年前的仙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刚才我们忙着赶路没仔细注意,现在知道我们脚下的是口四面棺材后,仔细回想了下,你们不觉得我们这一路走来始终有双眼睛盯着我们吗?不管我们怎么走,头上脚下,前后左右,都逃不过眼睛的监视吗?”
  
  在诡异氛围中,邬氏兄弟的几句话,令队伍里气氛更加凝重,把祁老头吓得不轻,红玉姑娘瞄了眼邬氏兄弟,并没有加入制造恐慌气氛。
  
  一行七人被困在深渊悬棺,一时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这对兄弟也是胆子大,觉得大家反正都被困在这里了,索性不如打开脚下悬棺,看看棺材里到底有什么?
  
  哪怕没有找到线索,假如摸到一两具仙人遗骸,得到一两件宝贝那也是值了。
  
  不过那两人努力了半天,也没扒拉开棺盖,最后气馁骂道:“这些棺材都被铜汁浇灌死了。”
  
  削剑抬头望着悬吊在头顶上方的几口棺材,声音一点都没紧张情绪的木讷说道:“师父,这里好像是个迷魂阵。”
  
  晋安:“迷魂阵?”
  
  削剑声线平静的回答:“这里的每口悬棺,都有四张面孔,每口棺材大小尺寸、花纹细节、就连工匠故意刻错的痕迹也是一模一样,这些悬棺的布局,就像是在故意引导我们方向,让我们分不清上下方位。”
  
  削剑因平时里沉默寡言,语言组织能力有点薄弱,但晋安还是听明白了削剑要表达的意思,他面色一怔:“催眠!心理暗示!”
  
  催眠?
  
  心理暗示?
  
  扒拉棺盖失败,正气馁的邬氏兄弟,有些茫然的转头看向晋安这边。
  
  晋安组织语言解释道:“在我们的生活小细节中,无处不在的存在一些催眠,心理暗示。一些看似不经意的小细节,往往会给人的潜意识里带去很强的自我催眠。比如我们第一眼看到红布,想到的是喜庆;第一眼看到白布,想到的谁家死人在办丧事;再比如看到道士和尚的第一眼是想到慈悲……”
  
  “再比如反复写同一个字,会发现这个字越来越陌生,记忆力倒退,有些不认识,字也越写越扭曲,这也算是催眠的一种,人在重复同一件事时会更容易疲惫,反应迟钝,自动忽视身边一些细节。”
  
  “在这个坑洞里,悬吊着无数四面棺材,而且这四周岩壁吸光看不到太远,很容易迷失方向感,所以当我们在不经意间开始以悬棺上的男人脸孔作为前进的参照物时,当我告诉你们,我们实际上在不进反退,一直在往下走,你们肯定会反对我。”
  
  邬氏兄弟马上站出来反驳:“这不可能!”
  
  “究竟是在往上走还是往下走,我们兄弟二人还是能分得清的,毕竟上下攀爬锁链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头上脚下,一个头下脚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