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4章 一个叫昌的县

第4章 一个叫昌的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山中月华稀疏,凄冷。
  相隔遥远。
  望着苍茫茫的凄凉四野。
  晋安糅杂孤独与思乡之情,有点悲从心头起,低低轻叹口气。
  就见。
  他朝山脚下的盆地方向。
  弯身抱拳一拜。
  道士皱眉:“你没事拜个吃人寺庙干嘛?”
  晋安:“那对遇害的父子,生前是淳朴善人,即便死后也不曾想过害我性命,没有想拉我当替死鬼。反而数次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提醒我寺庙里有鬼,叫我赶紧跑。”
  “所以我这拜,拜的并不是寺庙里供奉的鬼神,而是拜的王铁根父子俩,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可以说他们一共救了我两次。”
  “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再返此地,为他们收殓尸骨送回村子,让他们一家人团聚,不用做孤魂野鬼。”
  “好人不该受苦的。”
  晋安说到最后,语气沉重。
  雨后悬月低得仿佛近在咫尺。
  古月悬空。
  老松树下站着一老一少两道身影。
  年长者的身上穿着五色道袍,脚上是双青白十方鞋。
  年纪约摸在四十许。
  五色道袍虽陈旧,已经浆洗得有些泛白,却干净整洁,并无皱褶,看得出来,其主人定然十分爱惜这件道袍,即便已经很陈旧却依旧不舍得扔弃。
  这是位爱惜翎羽的洁身自好道士。
  另一人则是名更加奇怪的青年。
  细皮嫩肉,肤白齿白,年纪刚二十出头。
  留着短寸头。
  既像个商贾官宦家出身的清秀书生,又像个刚刚还俗的小和尚,有点不伦不类感觉。
  “有人来了。”道士突然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打破山月安静。
  晋安茫然看看四周,天地苍茫,黑夜下除了群山起伏的模糊不清轮廓,他什么都没看到啊。
  道士抬手指向山脚下一个方向,像极了一位月下仙人在指点迷路:“《广平右说通感录》中有门‘望气术’,称读书人的元神,是文曲星下凡,又因为读书人读书是为了显功耀祖,所以他们读过的文章,便会字字闪耀光芒,从读书人的百窍散发而出,如彩霞万缕,如浩瀚景秀。因而古人才会常形容诗能成仙,文能成圣。”
  “就比如像诗仙,文仙那样一等一才华的人,他们身上的光芒就能直冲云霄,与星斗争辉。”
  “即便是再小的小秀才,身上也能发出微弱的光芒像一盏小油灯,映照门窗,助人才思勤敏。”
  “一里外的山下官道,那人身上光芒有近丈高,所以我才说有人来了,来的人最少也是有功名在身的进士或探花。”
  晋安惊了。
  他回头看看依旧深邃如墨的大山,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让他在黑夜里什么都没看到。
  他感觉在这个世界待得越久。
  物理老师的棺材板就越来越压不住了啊喂。
  晋安心中一动。
  满眼期待问:“道长,那您看我是几尺几寸长啊?”
  身为一名在知识爆炸,互联网海洋里天天狗刨的人,金鳞岂是池中物,博览过的群书那肯定比古人吃过的盐巴都多吧,怎么说也是金光万丈缠腰吧?
  哪知,当晋安转头看向身旁道士位置时,那里空无一人……
  只有身后的老松树下,只有一具弃尸荒野的染血道士遗体。
  道士的遗体残缺不全,下半身已经丢失不见,只剩染着厚厚血污的穿着五色道袍的上半身,像是被什么力大无穷的怪物给活生生撕碎成两截,道士背靠老松树但双手结印,人走得很安详,脸上没有痛苦表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