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岛谍战 > 第一章 谨慎的小胡子

第一章 谨慎的小胡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沿着戈登路往北走着,右拐到奉贤路,快到南汇路口时,就能看到外面亮着霓虹灯的大都会舞厅。
  小胡子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在大都会舞厅对面,拐到南汇路,再从南汇路走到静安寺路。围着静安寺路、戈登路、奉贤路、南汇路再次绕了一周,确定身后没有尾巴后,他在门口买了张舞票,缓步走进舞厅。
  虽然从转了一个圈,但走进舞厅的小胡子,心里异常平静。只要保持足够的警惕和冷静,再危险的地方,也能变得安全。
  舞厅内人很多,推开门,就听到悦耳的歌声。一位穿着暴露的女郎,在台上唱着:
  “天涯呀海角觅呀觅知音,小妹妹唱歌郎奏琴,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爱呀爱呀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年轻男子没进舞池,通过甬道走向对面的座位区,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目标。但他没有马上过去,而是先转了一圈,确定了舞厅的后门道路畅通,才坐在旁边的角落,暗暗观察着舞厅的其他客人。确定没有异常后,才移了过去。
  座位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短发,微微有点发福。此时正专注地望着台上的歌女,看到年轻男子坐下,侧过身子看了一下,他差点没认出来。
  年轻男子露齿一笑,短发男子恍然大悟,他趴在对方耳边悄声问:“孝民,得手了吗?”
  他叫钱鹤庭,军统上海区直属新编第二组组长。今晚金神父路双龙坊的行动,由新二组执行,他将任务交给了刚到上海的胡孝民。
  胡孝民把钱包放到桌上,推到了钱鹤庭身前,轻声说:“有先生运策帷幄,岂有不得手之理?”
  钱鹤庭脸上露出自得的笑容,虽然他只告之了曹炳生的住址,剩下的事情全由胡孝民单独完成。但奉承的话,谁都爱听。
  钱鹤庭心里的石头落了地,随口问:“东西放好了吧?”
  胡孝民提出,为扰乱敌人视线,在曹炳生身上放个密写本,干扰76号的判断。钱鹤庭并没在意,只要曹炳生死了,任务就算完成。
  胡孝民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对他来说,在这样的地方接头,已经非常冒险了。就算他重新化了装,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钱鹤庭微笑着说:“坐下喝一杯,有事跟你说。”
  胡孝民看了看四周后,悄声说:“这里太吵,要不换个地方?”
  从事特务工作后,胡孝民最信奉一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
  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必须永远谨小慎微。只有比别人心思更慎密,行事更谨慎,计划更周详,才能活得更长久。
  舞厅人多眼杂,谁知道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呢?
  钱鹤庭三天前就将任务交给他,但胡孝民花了两天半时间,用来设计行动方案以及撤退路线。
  从双龙坊曹炳生到金神父路,步行362步,他量过两次。从开枪到坐上汽车离开,最长需要三分半钟,他在脑海里演练过十次以上。
  如果没有出租汽车,就坐人力车,那得走备用路线。如果有人纠缠,该如何应付?如果碰到巡捕,又该怎么脱身?诸如此类,只要是可能出现的意外,他都有备用方案。
  暗杀曹炳生,一般人开一枪就够了,但他开了两枪。而且弹头用锉刀划过,击中心脏部位,能把心脏捣个稀八烂。就算这样,他还是觉得有必要开两枪。
  至于金神父路周围的地形,他早就烂熟于胸,就连这个接头地点,这两个晚上他都侦查过。他早知道有后门,但每次都要确保后门是畅通的。
  胡孝民到上海后,如果没有任务,就只做一件事:熟悉地形。
  这种熟悉,不是通过地图,而是亲身走一遍。也许多知道一条里弄,以后就能救自己一命。
  钱鹤庭不以为然地说:“放心,这里安全得很。”
  胡孝民暗暗叹息一声,钱鹤庭是他的上司,再多劝就是不识趣了。但是,胡孝民却不怎么说话了。隔墙还有耳,何况舞厅乎?
  如果只是汇报结果,他其实都不用说话,只需要点点头就行。可曹炳生跟他有事要谈,肯定要换地方。
  钱鹤庭看了胡孝民一眼,站起了身,叹了口气说:“你啊,太紧张了,一点也不会享受,走吧,换个地方。”
  他制定了一个新计划,只能由胡孝民执行。
  钱鹤庭和胡孝民都没注意到,就在他们起身后,不远处有道目光,一直落在他们身上。他们走出去后,那人也随即跟了出来,看到他们拦了辆出租汽车,他正想跟着出去,发现胡孝民回头望了舞厅一眼,他吓得迅速转身回了舞厅。
  等他再出来时,汽车已经消失在夜幕中,他叹了口气,只能掉头离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