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岛谍战 > 第一章 谨慎的小胡子

第一章 谨慎的小胡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39年8月13日,一个特别的日子。上海被日寇占领,租界成为孤岛。
  为保平安,数十万人拥入租界,产生了一种畸形的繁荣。
  租界到处都是车水马龙,路上的人力车、三轮车、汽车随处可见,繁华地段,甚至还会堵车。
  街上行人如织,商店货物琳琅满目,晚上灯红酒绿。无论是大马路的酒吧舞厅,还是四马路的长三堂子,都是顾客盈门。人们醉生梦死,过着只有今天不想明天的生活。
  法租界的金神父路,是1907年法租界公董局越界辟筑的,1914年划入法租界。金神父路北至霞飞路,南至徐家汇路,全长三里,主要是新建的里弄和公寓。
  路上人力车随处可见,据统计,公共租界的人力车和三轮车的数量就超过七万辆,全上海已经超过十万辆。
  如果想更体面些,可以招手拦一辆出租汽车。整个租界的出租汽车,超过了两千辆,昼夜营业,招手即停。
  天擦黑时,一辆三轮人力车,拐进金神父路双龙坊的一栋公寓前,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西式衬衣的男子,中等个子,脚下穿着一双皮鞋,下车的时候,哼着曲儿,掏出钱包,随手结了车资。
  他叫曹炳生,是法捕房的华人副探长,今天刚配合日本宪兵队,抓了两名重庆“恐怖分子”,移交虹口日本宪兵队后,得“辛苦费”五十元。
  吃着法捕房的肉,拿着日本人的钱,不管上海怎么变天,他都能左右逢源。
  曹炳生习惯性地左右观望了一眼,没发现异常,转身便往寓所走,今天晚上得好好喝一杯。
  蓦然,他停住了脚步,眼中露出惊诧之色。
  门口角落暗处,站着一个黑衣男子,留着小胡子、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相貌模糊不清。他手臂抬起,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着自己。
  小胡子透过眼镜,射出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曹炳生,就像看着一具尸体似的。
  曹炳生心里一颤,感觉全身被一股巨大的寒意包裹,手脚冰凉,后背更是渗出冷汗。他隐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自己经常抓捕重庆的人,对方来报复啦。
  曹炳生曾经想过,总会有这么一天,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突然。
  曹炳生迅速往腰后掏枪,可对方动作更快,手里的枪早就在暗中瞄准自己。枪口火光一闪,曹炳生甚至能看清射向自己的子弹。
  “砰!砰!”
  两颗愤怒的子弹,正中曹炳生心口,他身子往后倒,刚摸到的勃郎宁手枪也掉在地上。
  曹炳生的意识迅速变得模糊,恍惚间看到小胡子不慌不忙地朝自己走来,挎过身子,弯腰捡起了手枪,还在口袋外摸了摸,把钱包也拿走了。
  这人胆真大,杀了人不赶紧跑,还敢搜身,钱包里有五十多元呢。另外,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塞进了他口袋里。然后对方又拿了出来,扔在自己身上。
  这是曹炳生最后的意识,他真希望周围的巡捕能迅速赶来替自己报仇。
  小胡子在曹炳生的颈部摸了摸,确定曹炳生死了后,小胡子走出巷子,朝北快步走去。他的步幅很大,而且左肩膀有点低,走路一瘸一拐的。
  走出双龙坊后,步伐才慢下来。看到街上有车,随手招了一辆出租汽车,迅速朝北离去。
  上车后的小胡子,借着路灯看了一眼怀表,时间刚刚好。曹炳生准时回家,他也准时完成任务,又准时上了汽车,暗杀任务最重要的一部分已经完成。
  出了法租界,在福煦路亚尔培路口下了车,掏出曹炳生的钱包付了账后,沿着福煦路往西走了一段距离。奇怪的是,走着走着,小胡子突然不瘸了。
  他快步走到对面,将眼镜也摘了下来。此时的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走了一段距离后,拦了辆人力车,往东朝静安寺路方向去了,最终在戈登路口下了车。
  在路口对面观察了一会,才走进戈登路。约走了五十米,左侧有个里弄,他朝身后瞥了一眼,迅速拐了进去。
  里面的光线很暗,但小胡子对这里非常熟悉,一边走一边将脸上的假胡须和眉毛摘掉。
  卸掉伪装的小胡子,一下了年轻了十几岁,而且相貌堂堂:高个子,眼睛明亮,脸部棱角分明,鼻梁高而挺。走路时,步伐轻盈,上半身稳重沉着,看着走得慢,实则很快,一边走还一边还用余光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在里弄右转右转再左转,从另一处里弄回到了戈登路。一边走,手里也没停下,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塞进嘴里,又在头上戴了个假发。另外,他的黑色衣服也换成了白色的汗衫。
  再次出现的小胡子,因为戴了个牙套,脸部因此变形,加上发型更换,简直就像换一个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